《道德经》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daodeji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外星人与中国人联合义诊案的真相调查

2015-05-26 11:33:5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实践篇 | 浏览 3231 次 | 评论 0 条

——常文霞与外星人交往的前前后后


   常文霞,家住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三面船镇南团山子村,核实电话:024—87038088,手机号:13478841367。

2003年4月19日笔者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整在背着药桶给山上的果树打药。看上去,她是那样的从容和宁静。在晨光中,我看到的她,是一个朴实、善良、勤劳的中年妇女,给人一种慈善而祥和的感觉。从有关的报道中了解到,她从1974年到2002年28年间共为约3万人免费义诊,治过病。治愈的病人为表示感谢,寄给政府的钱就达8万多元。从2003年4月到2010年2月24日,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笔者对她进行多次的跟踪调查采访,从实际例证中,笔者真实地见证着外星人在中国救死扶伤的义举和常文霞不畏艰辛的坎坷经历。

她治病的方法十分奇特:只要她写一个数字,病患者按她指定的时间在家中躺下,外星人就会去上门会诊,并用星际能量为他们治病。最初,根据当时《都市青年报》的调查:由于这一事件的特殊性,引起了辽宁省安全厅和当地公安部门的高度关注,省安全厅派60多岁的处级侦察员刘焕胜等人进行了调查。当时,各地反馈回的信件有两麻袋之多。根据访问、调查、引见病人考核等方式,最后的调察结果是:有效率占78%,治愈率20%,无效率占2%。从就诊的病例来看被称为二号癌症的脉管炎的治愈率最高,达99%,第二是皮肤病和脑血栓、脑溢血病人,第三是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病人(近瘫痪者最好治愈),第四是败血症病人。无效者为先天性、病理性的残疾患者;做过动脉和静脉手术的患者;神经系统断裂者;癌症和精神病患者。

在去常文霞家的路上,2003年4月19日,笔者在车上恰好遇上现在在法库县治安大队工作(曾在三面船镇派出所工作)的干警隋波,他当时对这个案例有所接触和了解,他与刘焕胜也是熟悉的。笔者根据掌握的情况进行了核实,他的回答与笔者看到的调查材料是一致的。

我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对UFO研究投出赞成票已近35周年的今天,在我国开始在宇宙间寻找E.T——外星文明的今天,笔者认为,常文霞与外星人为我国患者治病的义举应该有着更直接的实践意义。从另一方面看,常文霞用外星文明成果与个人能力的结合是我们地球文明与外星文明接触的一个序幕,一个符号。同时,还有待解的科学迷题。

仰望星空,我们以为外星文明距我们很遥远。其实,它们早已莅临我们的身边。当世界的科学家们把人类起源的证据,定格在遥远的星系和无数的星际云团时,我们的目光也在此从星际间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来到地球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这样深刻而严肃的命题上来。

根据当时记者李媛媛(现中央电视台记者)、康锦达、姚庭信等的采访,她的人生经历和治病的过程是这样的: 常文霞,女,现在已经50多岁,小学二年级文化。常文霞4岁的时侯,由于家庭生活困难,随母亲远赴黑龙江谋生。因自幼是奶奶带大的,身处异乡很想奶奶。有一天,她忽然看见在炕头上站着一个人。那人对她说:“别哭了,你一哭,奶奶就更难过了。”她向母亲讲了这一情景,母亲四处看了看不以为然地一笑:“哪来的人?小孩家,净瞎扯。”

从此以后,常文霞便经常看到那个身体发光的人在她面前出现。可待仔细看时,那人又不见了。那个神秘的人每次出现时,不是从地面走来,也不是从高空中降落,而是迎面飘来。

有一天,在常文霞10岁那年,她和同村的一个小女孩去挖野采,她又看到那个人出现在面前。她告诉小伙伴:“你看,有个人朝咱们飘来了,还笑呢!”女孩举目四望,只有她才看见那个人,从此,她也就不再提及此事了。

常文霞结婚后,那个人出现得更加频繁。1970年春的一天中午,她在菜园子里编篱笆。那个人又出现了,并告诉她说:“我是外星人,是到地球上来研究人体的。你是个有特殊能耐的人,我要通过你传导信息,给地球人类治病。”不久,常文霞找到镇领导,说有人能治病救人,她能传导信息。那时,她还不敢说是外星人,只说:“不是地球上的人。”开始,镇领导不相信,后来见她一本正经,就说:“那行,正好镇里有个叫阎志伟的得了病毒性败血症,花了4000多元也没治好,现正躺在床上等死呢,你要是能把她救活,我们就替你宣传。”

镇上有人通知阎志伟的母亲去找常文霞。两人见面后,常文霞告诉阎母,回去后让孩子按时把患病部位露在衣裤外。阎母照办了,第二天,她惊喜地跑来告诉常文霞:“我女儿能坐起来了。”一个月后,阎志伟痊愈了。

消息传出后,常文霞名声大振。一时间,常家门庭若市,院子里、街道上站满了前来就诊的人,各种车辆排至村头……高峰时,每天前来求医者达300多人。不久,法库县委领导专程前去看望,要她好好治病,造福社会。辽宁省妇女联合会主任刘海荣也亲自前往南团山子村看望了常文霞。

信念只有一个:“给家庭一份幸福,给社会一份安宁,给和平一份力量。”她在采访中如是说出了心里的话。

常文霞治病过程很简单:根据《外星人传导救治规则》,每位前来求医的人简单叙述病情及与病人的关系后,她便在规则上写下某某排某某号几个数字。按她说,这是挂号。病人回到家中,在规定的时间内,只要把患处裸露出来,外星人到时就会去会诊治疗。治疗的过程是根据病人的病况而定,或长或短。求医者在治疗期间必须恪守《规则》上所限的戒律:不许抽烟,不许喝酒;忌食荤、腥、辣食物;不能内服外敷中西药。每天11时至12时,20时至21时,患者需静卧两小时,并要在身边留一个空座位。首次就诊者,得到信号后,应直接回家,把患处裸露20分钟。  常文霞告诉记者说:“我不会看病,也不会治病,只是把病人的病情信息传导给外星人,患者的病是外星人治好的。”

外星人是怎样给患者治病的?常文霞说:外星人有纪律,不能乱讲。但她却让记者亲自聆听了她与前来复诊的患者的一段对话。从抚顺市专程赶来的陈小姐向记者讲述了她治疗的经过。几年前,她右半身患类风湿,导致右半脑痛疼剧烈,周身无力。经常文霞治疗一个疗程后,病情明显减轻,头部痛感已基本消失。
  常问:“你在规定时间静卧时有什么感觉?”陈说:“浑身发麻,腿部痒得难受。”
  常问:“怎么个痒法?”陈说:“好象就在一个部位,从皮肤外向里钻进去那样的痒。”
  常文霞转头问记者:“你相信这事儿不?”不等记者回答,她又说:“那是外星人用针给你治病呢。”

1990年8月20日上午,在《都市青年》编辑部,沈阳机床一厂退休职工郑思思,向记者描述了他接受治病的亲历。这位60多岁的老人曾浑身是病:无名的烧,职业性白血球减少,肺气肿等病常年缠身。1989年夏,他到常文霞家治疗,在回家的途中,自觉发烧的症状消失。当天夜里,似睡非睡中看见一群人在给他做手术。其中一个人剖开他的腹部后说:“这个人的内脏器官都是病。”蒙胧间,还有一个人与他对话……醒后,屋内空无一人。第二天,病情明显好转。

还有一次,郑思思按规定的时间静卧时,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他感到腿部有针痛感,恍忽间看见一个人在给他打针。事后,他在腿部发现了针眼。而后不到半年,临床一切检验正常,患了30多年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

在笔者调查常文霞治病的材料和病例中,我见到了常文霞的丈夫陈大印。而陈大印则是常文霞治疗脑溢血病人康复的又一个铁证。

由于国内一些地方部门对中国政府在UFO及外星文明研究问题上的态度不明澈,致使有的人对常文霞与外星人的医疗行为产生了不同的看法和处理上的偏差。公安部门对她治病的过程进行了跟踪调查。同时,对患者给予的资金去向进行了核实。经过审查,常文霞无过错,所有资金都明白地在邮局里存着。

一些受过常文霞医治的病人反映说:“找常文霞治病,不用烧香,不用磕头,更没有看见她摆供神像。在她的《就诊规则》里明文规定:搞封建迷信活动的人不治,这与封建迷信扯不上边。”从科学的原则讲:科学的事物有着可重复性和可检验性,而我们面对科学的奇迹则不顾,最终受害的只能是我们自己。正如今天我们多数科学家都相信比我们高级或低级的宇宙文明肯定是存在的,但我们还没有见过;或者,我们已经见过了,并经历着外星文明的真实存在,享受着外星文明的智慧的馈赠而说:“不”一样让人痛心。也如我们经历的一件件科学的发明成果时所验证的一样:文明的先驱们的历程是不屈不挠的实践文明自身的过程;是在世俗的嘲笑中劈荆斩棘的过程;是在传统的理念中爆发的历程,他们的经历是马克思的否定之否定理论的真正实践,而他们是涅磐中的凤凰。

常文霞是为钱财吗?当时,几乎所有找她看过病的人都说:“常文霞治疗不收钱。”在给患者治过病后,常文霞都要说一句话:“病好了要感谢政府,有钱捐给政府,没钱不捐。”我问常文霞为什么让病人给政府捐钱?她说:“我们的和平生活是无数先烈的鲜血换来的,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人民的困难也是政府的困难,让人民减少病痛就是为政府分忧,为国家出力。让更多的人来治病,就能给国家和政府分担更多的忧。我不但要给我们国家的人治病,还要让外国的人民也来治病,让外国的病人好了病,也感谢我们的政府,和我们的国家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给家庭一份幸福,给社会一份安宁,给和平一份力量。也希望把我的这些话传出去,我是在为和平和幸福而给人治病的。”她说这些话的时侯,泪水夺眶而出。在治病的过程中,常文霞把每年地里的苞米、地瓜、蔬菜卖了,自己掏路费,到外地,为那些不能到她家来的患者治病。2007年12月,她在为患者治疗时,因为没赶上从沈阳回三面船的车,她一个人冒着风雪跋涉70多里,回到家中,再为正在康复中的老伴做饭。有记者问:“这些钱你真的一分不动吗?”她理直气壮地说:“我让人邮钱给国务院,国务院返回的钱都在镇邮电所。”据了解,镇邮电所当时的确收到了若干笔回款,每笔多则百元,少则几元,总数达80000元之多。这在当时,是一笔巨大的数目。后来,常文霞被公安部门讯问时,“钱归国家”的说法,还做了笔录。

这里我们应公正地说一句,常文霞治病虽不收钱物,但当地政府应从崇尚精神文明的角度对她的义举给予她必要的物质和精神奖励,这是符合我国的有关法律精神的。因为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在今天看来不但是义薄云天的善行,更是一种崇高的人道主义行为,要大力弘扬。同时,希望法律及社会各界同仁,体察事实,为常文霞提供法律和道义援助。同时,我建议,以后把患者汇来的钱,设立一个“星际和平医疗基金”,专款专用,这样可以解决一些贫困患者的路费和通讯费用。同时,为了减少重症患者旅途的颠簸,发挥一下外星人高科技的优势,利用电话会诊,传导患者病况信息,这对常文霞外星人治病的事实也多了一个科学证据。常文霞在2008年,终于接受了我的建议,并开始了电话诊疗传导信息的过程。

早在2003年4月的采访中,笔者再一次印证了记者们对陈大印的描述。陈大印是共产党员,曾任村生产队长。结婚后,经常听常文霞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大惑不解。问她,她说后,陈大印一百个不相信。他想:我是共产党员,不能让妻子搞迷信。于是,几次劝说,却不见效。远房一个婶子暗示常文霞患有经神病,陈大印便带妻子到省城沈阳医院,检查后没有任何异常。1978年,常文霞5岁的二儿子腿内侧红肿溃烂,发高烧。陈大印要抱孩子上医院治病,常文霞坚持不肯。她说:“我师傅(指外星人)说能治好孩子的病。”陈大印见她如此执迷、迷信,不相信科学,气不打一处来,就动手打了她。最后,常文霞对丈夫说:“让我试两天,若不行,我一定送孩子去医院。”三天后,孩子的病果然痊愈了。陈大印对记者说:“我过去只信地球上有人类,不相信有啥外星人,但她确能治好病,这对老百姓有好处,我也就不拦了。”

2003年4月19日笔者见到陈大印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是外星人给的。”言语间透着对妻子的感激和对外星人的深深敬意。常文霞则说:“我为人治病,影响了你的前程,我要用我的努力给你补回来。”原来,常文霞从公安部门被审查结束回家后,陈大印说什么也不让常文霞再出头露面为人治病了。他说,孩子们大了,社会上对你的事情不理解,别再为这事影响到孩子们的生活,为此两人常常发生争执。
   陈大印是个急性子,说话大嗓门。因为不能说服常文霞,2001年(农历)5月,端午节的中午,陈大印因为急气上火一下摔倒在地,失去了知觉。人们把他送到沈阳医院,经CT诊断,脑部已严重充血,且手无握力,瞳孔放大,肛肌松弛无力。主治大夫要求常文霞做善后处理,常文霞把陈大印从医院里拉回来,即求外星人给予治疗。等到当天晚上,陈大印开始有知觉,并从嘴里吐出半碗鲜血。常文霞对家里人说:“他脑子里的淤血都吐出来了,病情稳定了。”之后,陈大印又腹泻出好多血块。当晚,陈大印在恍惚中看见两个穿连衣裤的人(据陈大印讲看不出是男是女,身高在2米左右),其中一个手里拿着十多公分高的一个装满白色液体的瓶状物,另一个手里拿着同样高的一个装着黑宗色液体的瓶状物对他说:“以后你就用这个。”后来,陈大印就昏睡过去,直到第二天,他便可以翻身了。几天后陈大印便可以坐立了,又过了几天他就能下床走动。等笔者见到他时,他已能在屋里屋外做些零活,只是左腿看着还不十分灵便(见图48)。这次起死回生的经历使陈大印改变了他对常文霞与外星人能治好脑溢血的观点。

在常文霞家,当着陈大印和他的大儿媳的面,常文霞又回忆起陈大印对不让她收别人的钱物的情景:“那时,我给人家治病,好了的人表示感谢,送来一两瓶酒,他就把酒当着别人家的面扔到猪圈里;别人家偷着送来一块布料,他就把衣料烧掉。说:‘共产党员的老婆不能拿别人家的东西。’”面对着善良而纯朴的一家,想到他们一家遭遇的不幸的波折,我无言以对,只有把美好的祝福记在心里。

对脉管炎的治疗是在1985年。当时,沈阳标件一厂的青年工人孙树安自8月患脉管炎,先后去过北京、上海、天津、河南等地花掉医疗费14万元,其中,自费4万多元。先后注射两千多支杜冷丁,最多时每天注射18支,仍然止不住痛疼。而最后的诊断是要双肢全截,这对一个只有38岁的人来说是残酷的现实。在病痛和精神的双重打击下,体重180斤重的他折磨的只剩下90多斤。经常文霞治疗后,100多天伤口痊愈,身体康复。

还有辽宁省开源市中固镇政府的干部解百荣的右脚五个脚指因患脉管炎全部呈黑色溃烂,剧痛难忍,常常想自尽,经常文霞治疗两个月后康复(见组图50)。

以后,他又把常文霞治脉管炎的消息告诉了正在发病的开原市金沟子三道沟村的富增艳。富增艳当时因患脉管炎已有两个脚指烂掉,家里没有任何可卖的东西。由于他患病时常吃杜冷丁止痛,产生了毒瘾;而且,在吃药太多的情况下,胃也吃坏了,曾患上了胃穿孔。经常文霞治疗后两个月他的脉管炎痊愈了,胃穿孔刀口也封住了,现在可以做农活,已如常人(附见图49)。据不完全统计,从1993年12月到1994年7月七个月间,常文霞共治愈三期开放型的血栓闭塞性脉管炎366人。而她治疗脉管炎24年来,已治愈了近千例。常文霞对来寻问考查她的人说:“你们要对我感兴趣,了解事实真相,就请介绍几个脉管炎病人,越是晚期没处治了的越好,要截肢的也都给我接过来,不管中国的,外国的,外星人都治,用事实来考察我。”医者,医心。笔者认为常文霞治病救人的善行,正超越国界,她用善良的义举架构人类间爱的桥梁。

据医书记载,脉管炎是一种困扰世界医学界的难题。多因涉寒所致,在东北及世界各地以高纬地区,如加拿大、俄罗斯等地患病最常见。中医书上介绍称,患者如“刀割火泼,剧痛难忍”。谈到治疗只有“在肢则截之”、“在肉则割之”。1977年,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就是因患三级脉管炎而截肢的。然而,常文霞却靠外星文明的非常之力打破了这个死结。从深层意义上看,这不能不说是外星文明参与人类文明进化提升中的一个有力证据。

然而,笔者2003年去时,她因为没有医疗行政部门颁发的行医证已不能再给患者治疗了,致使很多患者因无钱求医而饱受病魔的摧残。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据说是,现在,仍有人说她是伪科学,是迷信,对她进行阻挠、恐吓。对此,我们不禁要提醒常文霞和她的患者们:善良的人们,当你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请想到法律赋予你的尊严。我国是个法制国家,只要你们的行为是合法的正义之举,就不要害怕任何个人和单位的恐吓!从另一个方面看,对于常文霞这种超常行为,我们的国家和当地政府从科学研究的角度,能不能给予研究性义诊的许可?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对于常文霞和患者来说,“探讨”的时间已经等不了多时了,救人如救火!在我们探讨的时候,不知又有多少无辜的患者在遭受病痛的折磨?!

在多方的努力下,根据常文霞与外星人治病的实际考量,2007年,常文霞终于注册了心理咨询服务资质,利用外星人的科技为地球人治病。在国际UFO人士的介绍下,澳大利亚有一位可以用信息传导治病人,每天为1000多位患者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有力的缓解了当地医疗部门的就诊压力,在甲流等传染病爆发时,更是成了政府应对特急医疗事件的强力支撑。也许是巧合,在常文霞受到恐吓的时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则报道:1997年5月31日晨5点30分在沈阳上空刘国庆等人目击到一个直径约40厘米的灰黑色的圆型飞行物。此物无声、平稳、直线、迅速地向东北方向旋转着攀升。在它周围有一个3厘米的蓝灰色的环,距此不远的外围有一边缘宽度不十分清楚的桔黄色光圈(见内封图),详细报道见《飞碟探索》1997年第五期。这是在同一地区外星文明的两种不同的显示。而从常文霞事件的本身去探求,也有记者本着去伪存真的心态介绍了众多的患者去应诊,而她仍不屈不挠地用事实向世人证明外星文明在她的患者身边的存在。

这些人中有我国第一位女特技飞行员邢淑华,也有普通的刑警公安战士沈阳刑警大队的吴海峰一家,更有象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向工街84—432号的老人郑恩启,就诊的还有一些身在高等学府的老专家、老教授。据不完全统计,自1974年以来,经常文霞治疗的病人已达三万多人,他们都没吃常文霞一片药,一滴水。按社会效益计算,常文霞的义举、义诊为国家和人民省下多少医疗费!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作出了多大的贡献!使多少人免于因病致贫!

从她对社会的贡献上讲,常文霞应当享受到政府的特别津贴。
  我想,当每一个读到笔者这一调查报道的人,在我们不幸面对病魔的时侯,在我们现有的医疗体系向我们亮起红灯的时侯,请记住向星际文明的港湾发出SOS,并请记住生命的可贵。

2003年4月,笔者在采访时,正是非典爆发期间,我打电话给常文霞:“能不能为非典患者治疗?”常文霞说:“为了国家,无数医生都献出了生命。只要国家需要,自己随时都愿挺身而出!”常文霞斩钉截铁的话语让人深受感动,在别人的误解下,用她柔弱的双手为多少家庭带来了温馨和幸福。

打破世界的坚冰正确认识星际文明,浩瀚的宇宙中我们并不孤独。

在常文霞治病的过程中,外星人与常文霞之间是怎样结缘的?笔者进行了一番特别的探究。常文霞说:“自己在1970年夏天开始,外星人开始每天出现在她身边,并且每天教给的她两句诗,让她牢牢记住,但不许外传。其中几句这样说:“自古天下传美名,美名都是难铸成”;“地球像个练兵场,大小国家争利忙”;“人类出路在道中,烈士鲜血写英名。英名道义写不尽,烈士碧血洗长空。”
  我问:“外星人最喜欢谁?”
  她说:“在外星人的星球上有杨家将的塑像。”
  我问:“外星人让你传导信息是为了什么?”
   她说:“一人修路四方踩,红旗飘到国门外。自己传导信息是为了让世界各地更多的患者,得到善报,感谢我们的国家大爱。”

在长达八年的调查中,笔者发现常文霞有几大特点:
  第一,她从不吃盐和荤、腥、辣。她说自从开始给患者治病,外星人就不再让吃盐了,至今已经38年。自己不但不吃盐,如果在几十米范围内放着盐,她就会身体发痒,胸闷。她问外星人自己为什么不能吃盐?外星人说:食盐对身体细胞有损害,你的任务很重,你的寿命要超长。荤腥肉食都会成为病毒携带媒介,吃了会发病。

第二,她的头发从20岁左右就不再生长了,到现在还是象20岁时一样长。第三是自己不能做坏事,因为外星人每天都跟在她身边。她问“你们每天跟着我干啥?外星人说,不让你做坏事。”她不信,1977年7月份,还是生产队时,她的邻居和她一起到生产队的苞米地里偷着掰了几个苞米拿回来烧着吃。外星人当时制止她,她不听。把苞米给猪吃了,外星人说:猪吃了偷来的苞米会涨死。不多久,她的猪死了。而且,死猪被扔在了院墙外边,外星人说那是对她的一次惩戒。所有患者给的钱财,不论自己多困难,都不许动一分钱。

第四,保持劳动本色。常文霞现在已经55岁了,还种着20多亩土地,每年用地里的出产除了自己的生活必须外,还要支付患者的部分电话费、路费等。如果她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外星人都会对她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最重的教育方法就是晚上不让她睡觉,罚跪,这样的事已经好多次了。即便是别人骂她、打她,她都只能忍着。常文霞深有感触地说:“外星人的文明程度高,是因为他们的纪律严。”反观之,没有纪律的约束,天使也会变成魔鬼!

在常文霞家采访中,笔者试探着讯问她对地球起源、人类的由来等天文学和人类学的问题。这个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的农村妇女的回答是这样的:地球在星空中是一个很小的无名天体。说它无名是指它太小,太小了。外星人最初先造了阳光,又造了地球,以后又造了空气,又造了水;再后来造了草木,以后又造了两个洞,一个洞中造的是男孩,另一个洞中造的是女孩。我说,按科学的说法,我们先是从阿米巴原虫变成了署猿又变成了海猿,再变成了陆猿,就是猴子,又变成了我们现在的模样。总之我们是猴子变来的。
她听了笑了笑说:我们不是候子变来的,猴子也不是虫子变来的,我们和动物都是从另一个星球上移来的,所有的动物和我们一样是高级生命。外星人先把恐龙移到地球上,因为当时的地壳不稳定,最后恐龙灭绝了。后来外星人又移来了猴子、老虎、牛、马等20000多个物种,然后才移来了第一批男外星人,也移来了少量的女外星人。但因为人数太少,就有了男外星人和母猿交配生出了第一代地球人类。以后男地球人类又和女外星人结合生出了第二代地球人类,这样不断交替变化结合,让人类一代比一代更聪明,也才有了今天的文明。

关于我们是外星人后裔的学说,在美国的人类学家中早有定论。但和我们是猿变来的一样,当时一直找不到相关证据。直到2001年3月22日肯尼亚国家《自然》杂志发表文章说,在肯尼亚北部图耳纳湖西岸的沙漠中发现距今320——360万年前的“肯尼亚平脸人头骨化石”后,肯尼亚古人类学家梅亚维利斯基认为,“平脸人头骨化石”与1974年科学家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发现的古类人猿化石“露茜”的头骨化石出自同一时代,它们是人类起源的两个不同的种群。所不同的是,“平脸人化石”在说明我们人类可能根本不是从猿类进化成智人,而是在320——360万年前就已经是智力高级的人类了。从“平脸人头骨化石”来看,达尔文的进化学说,存在着惊人的缺陷。甚至,这种学说的致命缺陷使我们在人类起源的物种学建立上找不到我们真正的祖先,使我们本来就是高级智慧生命的事实,变成了兽的后裔假说。

甚至,这么多来,我们把这一假说当成“科学”的圣断加以崇拜。在肯尼亚国家博物馆中,这块“人类平脸头骨”化石至今还完整地保存着(图31)——这就是我们智慧生命的证据。从进化学说中看,即便我们真要从古猿变成现在的智人模样区区360万年,也是太短了。有恐龙可以佐证:它们用了近3亿年的时间,还是不会拿起哪怕是一块石头。而我们的国宝大熊猫也有近亿年的种龄了,遗憾的是,至今它们还是不会打算盘!

面对常文霞所展示出的超常能力我又问:外星人为什么让你来给人们传导信息,他们自己不会来吗?
    “他们也在治,他们让我代传信息是让人类更快地认识到他们的存在。人类因为自己的无知已对环境和自己的健康、未来构成了破坏,认识了高等文明的存在会让人类变得更加理智和聪明。” “在我们的地球上的是一种外星文明吗?和你一起给人们治病的是来自一个星球的外星人吗?”
  “有好多种,有十几种吧。他们的文明程度也不一样。”
  “还有更高级的文明吗?”
  “比他们的文明更高级的还有很多,有的在他们的星球看只是一条线,就象有儿子,还有父亲、爷爷一样。”
  “你如果放手治疗一天能诊治多少人?”
   “1至2千人。”她回答说。

风又一次拂过常文霞家空旷的院子,一群白鸽正展翅高翔。
  2003年4月19日离开常文霞家时正是12点钟,正午的阳光洒在农家的田野里,春天一片生机。
  2009年7月当甲流在全世界爆发时,我多次打电话询问常文霞病毒的变异趋势。她说:“病毒是地球人自己不保护环境造成的,战争、化工厂、原子弹放出的放射性烟尘都在天上飘着。如果地球人不从根本上解决战争和污染问题,战争和污染最终会灭绝人类。外星人说地球人类啊,快醒醒吧。再不醒来,就被病毒吃了!”

2010年春节我问她你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
   “救人,救人心。建立一个公共和平医疗基金,救全世界的人。外星人让我这么做。”
  我想如果条件具备的话,建立一个“星际和平医疗基金”与世界医疗组织联合起来,共同应对即将到来下一波病毒的变异,是一个必要的应急而务实的选择。

2011年8月1日晚,我在看了贵州卫视《亮剑》节目,方舟子、司马南等污蔑她是巫婆的电视节目后,打电话问她的感受。她说:“我不怕别人给我泼污水,我只管救人。现在经外星人数字传导治疗的一位血友病患者正在恢复健康,希望在国内外找到更多的血友病病例见证外星文明的医学奇迹。用事实说话,比那些名义上在打假,实际上在偷税的人强一万倍。”

(笔者后注:关于偷税的问题,我搜索了一下,网上有一个叫司马南,曾用名余力的人前不久被北京市西城区地方税务局注销了“北京国鸿经济文化信息中心”户头的事正在炒的沸沸扬扬。)

【国内媒体开始报道真相】外星友人通过-常文霞治愈百姓绝症【贵州电视台】
        视频连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kq-XkskIFs/

相关信息: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4kuc.html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公有制”就是权力私有化的根源      下一篇 >> 中国财政造成了中国大陆低工资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志同道合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硕士研究生,英语副教授,正在创业中。此生只做一件事:传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老子《道德经》,为中国走向世界而努力!曾在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高校做过相关讲座,深受大家的欢迎:13810984473。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